电竞

外滩寻生记

2019-09-14 09:11: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秋十月的农村,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稻谷的清香,农民们沉浸在收获的欢乐之中,也身不由已地处在忙碌之中。
早晨第二节课刚上,我就发现小乐晨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要知道他可是班里出名的调皮大王,没有一刻闲时的,即使上课他也难得安静。我连忙上前摸摸他的额头,不好,这孩子发热了。我立即打电话给他奶奶(他是个留守儿童,父母均在外地,爷爷中风,腿脚不便),奶奶正在农田里收割稻子。我二话没说,挂了电话,背着小乐晨去了医院。我跑前跑后,帮他配药打上了点滴。认识我的医生说:“你们老师真是不容易。”望着点滴室里几个病号向我投来的赞许目光,我说:“这算什么啊,我讲个我同事不容易的故事给你们听,也算帮你们解解闷。”
二十年前程老师教六年级数学,同他搭班的唐老师教语文是班主任。六月份正是农忙季节,人们忙着割麦、栽秧。那天下午唐老师请假回家割麦子,班上的事务就托付给程老师。可巧了,那天下午学校组织五六年级学生除草,教舍后面有一大块空地,学校准备种豆子,要求学生带锄头、镰刀、小铲锹之类的除草工具。
下午开始除草了,有同学喊:“老师,张逸阳没带劳动工具。”“老师,李欣然没有带。”“王宇也没有带。他们好多人没有带劳动工具。”程老师听了心烦,随口说了一句:”没工具怎么除草啊?附近的回去拿。”
老实的回去拿了,也有比较滑头的,就徒手拔草。王宇的家离学校较远,他平时怕写作业,是那种屡教不改又谁都不怕的不求上进的学生,家长老师拿他都没办法。他听了程老师的话,主动说:”程老师,我姑妈家就在河对岸,我去她家拿。”没等老师同意,他就飞奔走了。大家都以为他去拿劳动工具了,各自忙着完成自己的劳动任务,也没有谁在意他来没来。等到草除完进教室后,程老师和学生们才发现王宇没有回来。很快就放学了,六月天如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放学时,天空电闪雷鸣,不一会就大雨倾盆了。没有办法,程老师冒着大雨找到他家,可他没有回家。
老师、家长找了一夜,也没找到。第二天家长到学校来闹,学校也没有办法,派人出去找了几天,没有任何消息。家长跟程老师要人,说他不该让孩子回去拿工具,三天两头的来学校。程老师原本平静的生活没有了,领导批评、同事埋怨、家长吵闹,甚至连他老婆也骂。短短的几天时间,程老师那原本头发就稀疏的脑袋,已经变得发亮了,鬓角还多了几根白发。还好程老师的一个远方亲戚当时管文教,加上他也没有体罚那孩子,上面对此事没有深究。王宇的父母平时对他疏于管理,他离家出走也不是第一次了,王宇走的那天他父母就发现家里少了一百块钱,但他们没有告诉学校。其实他们内心是清楚的,王宇早就计划这次的出走了,这事的责任不在老师。时间长了,家长也无力再提了。但程老师的内心始终有个结。
这一晃一年多过去了,与王宇同班的孩子们都已毕业升入了初中,王宇的父母不再来学校了,老师们也没人想起,似乎从来没有过王宇这个学生,也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王宇出走这事。
一天偶然间,几个老师在办公室里闲谈,说到了上海外滩,吴老师突然想起来了说:“暑假我在上海外滩玩的时候,看到一个孩子就像王宇,我上前去找他时,由于人太多,没有找到。”有人说:“你会不会看错了。“应该不会,我教过他三年,印象太深了。”吴老师肯定地说。
很快这话传到了王宇父亲的耳朵里,他又来学校了,他对校长说:“我儿子走了一年多了,我没有怪学校,现在你们知道他的下落了,你们必须去找。”
于是学校派了吴老师与程老师一起去上海寻找。程老师当时不太愿意去,因为他父亲的骨灰盒定在几天后下葬,作为长子的他不在家说不过去。可他是当事人,领导、家长都要求他去,没有办法,“自古忠孝难两全”啊。两位老师来到上海,在黄浦江边来回地找来找去,诺大的上海,找个人等于大海捞针哪,他们拿着王宇的照片,到处向人打听,一连找了5天,腿都要跑断了,也没有见到王宇的人影。
程老师半埋怨半开玩笑地对吴老师:“老吴啊,就怪你多嘴,你不说多好,现在我们找不到,回去怎么交代啊?”
老实的吴老师说:“我当时的的确确是看到了他呀!”
“现在怎么办?”
“我们明天再找一天,实在找不到,后天我们回去。”
第二天下午,他们继续在外滩的茫茫人海中寻找着。不知是两位老师的精神感动了老天,还是程老师远在天堂的父亲显灵,就在他父亲的骨灰盒子下葬的那一刻,程老师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王宇。他激动得声音有点发抖:“老吴,王宇!”吴老师也发现了,王宇正在给一个老外擦皮鞋。
程老师走上前,叫到:“王宇,你还认识我吗?”王宇一抬头,故作镇定:“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程老师连忙掏出随身带着的照片给路人看,吴老师也说:“王宇,我教了你三年,会认错你?”王宇不出声了,他开始准备收拾东西,程老师怕他跑了,悄悄对吴老师耳语道:“你看住他,我去找十六铺码头值班民警。”这个吴老师是1米8的个子,身材魁梧,他紧盯着王宇,想跑的王宇只好老老实实呆着。
程老师跑去民警值班室,向民警出示了单位证明,说明了情况,请求民警的援助。民警来到王宇跟前,气不打一处来:“小赤佬,原来是你啊。你逃学害你们老师,现在又来上海害我们,找我们麻烦,不是拖住老外擦皮鞋,就是拖住人家小情侣擦皮鞋,扰乱治安,早就想抓你了。”说着就把王宇带到了值班室。
两位老师找到了王宇,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吴老师觉得自己为学校立了一大功而自豪,程老师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下。两人立即电话通知学校,学校领导第一时间通知了王宇的家长。
找到了儿子,心里自然高兴,当夜王宇的家长睡得美美的,可远在上海的两位老师这一夜不容易啊。值班民警把王宇带到值班室,解了他的裤带,叮嘱两位老师说:“你们要看好他,不能让他再跑了。”他们两个坐在值班室门口,晚饭就买了几个面包,实在困了,就轮流咪一会。王宇要上厕所,两人一起跟着,生怕再有什么闪失。尽管是上海,但秋天的温差还是比较大的,白天他们在外滩找人,跑来跑去,一刻不停,只感到热。晚上刚开始坐在那里还好,到了夜心里,又累又困,寒气逼人,老吴身强力壮的还好些,程老师个子小,身体单薄,双手抱肩几乎要缩成一团。
第二天王宇的父亲在学校另一位老师的陪同下,傍晚时来到了上海,在民警的见证下,他们把王宇交给他父亲。程老师他们提心吊胆看了一天一夜,那根紧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了。几天来的劳心劳累,程老师整个人瘦了一圈,头更秃更亮了。回到家,家门都没有进,一脚就去了父亲的坟地,程老师跪在父亲的坟前哭着说:”对不起啊,老父亲,儿子不孝啊!”
有两个病号,挂完水也不走,听我讲故事呢。我的故事讲完了,不需要谁去组织,他们的讨论交流就自发地开始了:“这个程老师,我认识,人不错,教书挺好的,我孙子在他手上上过。”
“我女儿上一年级时,冬天小便没来得及,全尿在了身上,她们那个小姑娘老师把她带到宿舍,帮她把衣服脱了,给她插上电热毯,盖上被子,最后陪她一直等到我们去。”
“我们村里的那个吴亚俊,妈妈跑了,跟爸爸过,爸爸一大早就出去上班了,给他两个钱天天让他自己买个烧饼馒头什么的,老师舍不得他,天天带着他去食堂买早饭给他吃。”
“现在的孩子家里都娇惯,打不得骂不得,当老师的真不容易啊!”

共 28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故事套故事,我背学生去医院打点滴是小故事,我为病友讲述了程老师的故事,他因主观判断失误,班里调皮学生王宇离家出走,折腾一年之后,程老师在线人吴老师的陪同下,辗转在上海外滩找到了王宇,并在民警的协助下,把王宇带回了家,这是大故事,两个故事都体现了老师尽职尽责,不辞辛苦的可贵品质。作为教师的我,读完除了深深地感动和敬佩之外,还有作为同行一种莫名的恐惧,教师这个行业已经成为高危行业。感谢赐稿,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教师和学生的状况,推荐阅读。【编辑:吴军】
1 楼 文友: 2017-11-22 10:56:12 尤其现在的班主任工作是如履薄冰,每天要谨慎小心,要和几十学生斗心眼,要辨别是非真伪,否则学生骗了你,跑了,那你不安宁的日子就来了。向作者问好,向老师致敬! 愿在江山这块文学芳草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一路前行,让笔端不断流泻出文字的芬芳和心灵的碎语。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成人拉拉裤怎么穿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什么纸尿片吸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