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九州鼎记 第七十七章 客栈老者_a

2020-01-16 13:01: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州鼎记 第七十七章 客栈老者

老者望向店外,见天色已暗,说道:“天色已晚,高辛王和有穷小子,就在我这小店之内屈居一晚吧。”说罢,吩咐店童收拾两间房间,供苏易和有穷不弃使用。

苏易拱手道:“如此多谢前辈了。”

老者摆手道:“我不是什么前辈,行将入土的老朽一个而已。”

苏易仍是微笑,问道:“前辈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哈哈”老者干笑几声,说道:“老这个老东西是开客栈的,消息自然灵通了一些,我虽然老眼昏花,但是消息上,耳朵还是不错的。”

苏易皱眉:“不知前辈是?”

老者笑道:“我已经老得连路都走不动了,没心情参合到那些纷争中去。至于云中君那小子他们谋划的那些事情,恐怕到时我的骨头都烂的没有了,懒得去理,懒得去理。”

苏易正色道:“前辈认得云中君?”

老者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和云中君也只是数面之缘,不过他们要搞得那些神神秘秘的事情,他可不肯和我透漏半句,我更是懒得理他。”老者的语气之中,对云中君甚至不满。

想来,云中君行事神神秘秘,的确会让人有些许不满。苏易又说道:“前辈既然知道有势力在关注小子,可否告知一二。”

“哈哈”老者干笑几声,说道:“有些事情既然云中君不和你说,我自然也不方便告诉你,你凡事小心就好了。不过你放心,在我这客店之内,九州四方来客,都得规规矩矩的,你们放心休息。”

有穷不弃嘟嘟囔囔道:“刚刚古诚招才杀了十几个人,还说规规矩矩的。”

老者似乎听见了有穷不弃的话,说道:“有些人,错事做的太多

,本就应该杀掉,可惜我这老骨头已经不中用了,也只有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帮帮忙。”

老者转身之间,又恢复了那副佝偻着身材、两眼昏黄的样子,说道:“不早了,两位赶快休息吧,我这老骨头,天一黑就困得不行,我先去睡了。”老者佝偻着腰,一步一颤的转身进房去睡了。

苏易望着老者的背影,心头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莫非云中君让自己来来双刃城,见到这老者也是云中君计划中的一环?那么,云中君让自己见到这老者的目的又是什么?

心里千头万绪的理不清楚,唯有见到云中君才能问个明白。其实,自己何尝又不是神神秘秘的,此来双刃城的真正目的,根本就未曾和有穷不弃说清。但有穷不弃不闻不问,反而另两人轻松了许多。

如是想来,苏易便不再去多加猜测,待店童收拾完房间,便和有穷不弃入房休息。有穷不弃连续两夜睡在荒野,并且都是袭扰不断,不曾安眠,而今有了一处温暖的房间,可以睡个安稳,自然是欢喜非常。

苏易躺在床榻之上,头晕晕沉沉,不消片刻便沉沉睡去。

窗外,月色朦胧,树影婆娑,秋风轻掠,月影招摇。原本早早睡去的老者正站立在院中,任凭秋风浮动,月色将身影拉长。老者的气息和夜色浑然一体,若是以念力察觉,只会发现是一片空寂的庭院,唯有用双眼,才能发现老者真正的存在。

良久,老者凝望着苏易的窗口,无声的叹息一声,身形慢慢的消失在月色中。

第二天一早。苏易伸着懒腰走出房间,正好遇见有穷不弃揉着眼睛走了出来。苏易神清气爽,有穷不弃却是双眼通红,仿佛一夜没睡一样。苏易惊讶道:“不起为何这般模样?”

有穷不弃打了个哈欠,愤愤说道:“这房间夜里都是虫子,让人怎么睡得着啊?”

老者佝偻着腰走过来,说道:“有穷小子,我这房间中怎么可能有虫子,是不是你太久没有洗澡,身上都脏的生虫子了。”

有穷不弃自始不与老者争辩,径自走到一边,拿起桌上店童早已准备好的早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老者在有穷不弃走过身边之时,轻轻吸了口气,看着有穷不弃背影,笑而不语。

老者转向苏易,问道:“高辛王可曾睡的安稳?”苏易拱手道:“苏易一夜安好,劳前辈费心了。”

“无妨,无妨。”老者望向一旁正吃得欢有穷不弃,低声说道:“你们的事情我本不想管,但有一句话我要提醒你。”

苏易肃然而立,拱手道:“请前辈指教。”

老者悠悠说道:“鬼方之人本不足虑,但诸如最近一些年新入主鬼方的一些人,诸如毕修安、比据之流,你要多加留意,这些人不仅自身修为高深,更重要的是,他们身后的神秘势力,恐怕即便是云中君也未曾探知深浅。”

苏易躬身行礼,说道:“多谢前辈指点。”

老者又是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夫不知道你到双刃城所为何事,也不想知道。”

老者气势忽然一变,双眼之中如有电芒流动,苏易大骇,在老者浩瀚如海的气势面前竟然动弹不得分毫。老者声音直接出现在苏易脑中:“老夫与古诚招父亲有些渊源,希望日后有事,能够放古诚招一次。若是双刃城遭遇不测,可速退回我这客店之中,我保你等无碍。”

老者说完,气势骤然收回,苏易这才周身压力一轻,恢复了行动自由,对着老者应诺道:“苏易谨记。”

老者又是岣嵝下身子,翻了翻昏黄的眼珠,说道:“我已经命人准配好了一些衣物,你和有穷小子换上之后再进入双刃城,否则以你们现在的装扮,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苏易拱手道谢。两人用过早饭,换上老者准备好的衣装,辞别老者,便步行向着双刃城而去。苏易一身灰布长袍,腰悬青铜长剑,高冠未曾佩戴,长发以青巾束起,愈显得温文儒雅、丰神俊朗。

而有穷不弃则是一身粗布短衫,身背大弓和一个不大的包裹。两人走在一处,绝对是那个小部族世家的公子协同小厮外出历练,只不过是苏易举手投足之间,多了几分傲气。

脉络舒通能治疗静脉曲张吗
治疗勃起功能障碍进口药物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常用的减肥药品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