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聚宝铃 060章 荒诞的想法

2020-01-17 02:2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聚宝铃 060章 荒诞的想法

060章荒诞的想法

一骑虎骑扑面而来,三米长的丛虎配带戴着重甲,丛虎乃是极凶悍的凶兽,铠甲一穿更是霸气十足,丛虎背上的汉子一个个气势惊人。

虎骑之后是熊骑,五米高的铁熊批甲拿盾,像小山一样的身躯立在那里,将阳光挡了个结实,熊骑上是一个个身材婀娜的美娇娘,她们穿得是牡丹甲,衬得更是英姿飒爽让人又敬又畏。

熊骑之后还有狼骑,青眼白狼的速度极快,为了不影响它的速度它身上披的是锁子甲,狼骑上坐的是劲衣士兵,他们有男有女,身上的武器各式各样。

然而,这三骑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三骑之后有一队玄血黑麟。玄血黑麟是灵兽,一身玄色的鳞甲如玉般光泽明亮,脚下生风,一纵百米,可以踏云升天。

它没有丛虎长,也没有铁熊高,但是威慑力却觉得不是两种凶兽可以比拟的。

玄血黑麟一吼,孝兴县附近的凶兽全都安静下来了。这队玄血黑麟军只有十个人,是整只武家军真正的精英。

两个兵痞被眼前一排排地凶兽吓得瑟瑟发抖,更是被迎风飞扬的“武字”旌旗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后面的步兵步伐整齐划一,一脚一塌下面的土地都在颤抖着。

浓浓的精气聚而不散,远看起来好似包裹在一层精芒之中。

精气冲天,直达云霄。

“武家军”她与玉初晴来到城门口望着头顶上的精芒,竟也被镇住,这才是真正的铁血汉子

良久过后,她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怎么也没想到武家军竟然会来孝兴县

一万武家军在城门前依次排开,是很等地气势恢宏

“原地休息”旗令打了旗语。

“得令。”武家军齐喝一声,全部原地坐下动作整齐划一。

叶心铃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此时的心情,她只知道内心里有一种情绪被调动起来,它的名字叫“热血”。

武家军一坐下,等在一旁的县丞连忙走上前,向队伍中央行了一礼:“孝兴知府黄之林见过少将军。”

黄之林后面是孝兴县衙的各位主薄以及孝兴县的乡绅,迎福楼的老板和泰鼎也赫然在列。

“黄知府客气了。”从玄血黑麟上跳下来一位青年将军,身形挺拔英俊不凡,叶心铃看到他时轻咦了一声,他不就是她最后一考时躲雨遇见的那个华服男子吗?

那华服男子也看到了她,笑着向她走了过来。“又见面了。”

玉初晴扯了扯叶心铃的衣角看起来很激动,附在她耳边问她:“你们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叶心铃小声地答道,她不明白在一群天材地宝里穿梭来去都很自然的玉初晴现在激动个什么劲。

“不止一面哦。”她们说得很小声,但还是一字不落地传到了武严耳朵里,他笑着说:“我还抱过你,只可惜刚一入手就被某个家伙抢了回去。”

说着他把手放在叶心铃的头顶摸了摸,“其实我想怎么做很久了,只是怕被某个家伙砍手,今天趁那家伙不在终于如愿以偿,哈哈”

“小铃铛你看我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嫁给我。”他这句说得很小声,只有他们三人能听到。

玉初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红着小脸目光呆滞的叶心铃,掩嘴偷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叶心铃不记得躲雨之前认识他,他说得“某个家伙”难道是小叔叔?

他们年纪相仿倒也有些可能,只是从她记事起小叔叔就极少离开青壤县,又怎么会认识地位崇高的小王爷呢?

“少将军是小叔叔的朋友?”

武严干笑两声小声地说,“方才的事你别和他提。”

他这一说,算是承认了和叶容之的关系。

泰鼎见武严与叶心铃这么熟络眼皮猛跳,想起前些日子做的事,心里总不踏实。

还有大批人在等着武严,他并未与叶心铃聊多久便又到了知府这边。

“方才遇见故人一时难掩激动,让诸位久等了。”

“哪里哪里。”他们哪里有敢不满的,有几个悄悄往叶心铃那里看去,心里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这位是永乐赌坊的大当家吧,久仰久仰。”武严一句久仰让泰鼎心猛沉到底,他在孝兴县纵横了这么多年又哪能听不出武严话中有话?他赔笑着,只是笑容极不自然。

他原本还有些小瞧武严,可是今日却被武家军的气势给镇住了,他立刻意识到这只军队与以前那些来插科打诨的剿匪军不同,想起老三说的话,立刻向武严表明态度。

“少将军来剿匪实属我孝兴县民之福,我永乐赌坊筹集了十万下品灵石以做军用,少将军若有差遣我永乐赌坊随时候命,万死不辞”原本三位当家商量的是出五万军资,但见武严的态度显然是对他不满,一口气加了一倍。

他现在是半点抖威风的心思都没了,只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泰鼎说得豪情万丈,傍边的乡绅们却在心底把他骂了个遍,十万下品灵石可不是小数目,永乐赌坊一下子把军资提这么高,让他们怎么办?

“我迎福楼不如永乐赌坊家大业大,但也愿意出五万下品灵石作为军用。今日小人在楼中设宴为少将军与诸位将领洗尘,还望少将军赏脸。”迎福楼的老板也跟着表了态。

“剿匪还真赚钱啊?”玉初晴看那些乡绅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塞钱给武严不由得感叹道。

“瞧见泰鼎那担心的模样我就高兴,谁让他欺负你,按我说十万太少,再加个十万还差不多。喂,考虑得怎么样了?”玉初晴眨眨眼俏皮得问叶心铃。

“考虑什么?”叶心铃不解。

玉初晴翻了翻白眼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当然是考虑要不要嫁咯,少将军呢,小王爷呢,人又帅,钱又多呢,很不错啊。”

“玩笑话你也信,我看你挺喜欢他的,你要不要嫁啊。”说着叶心铃往玉初晴小腰上捏了一把。

“不要,我还没玩够呢。”两个丫头你戳我一下,我捏你一把嬉闹起来。

武严看着那抹俏丽的身影皱眉:“好为难,是要被砍手呢,还是要抱得美人归呢?”

忽然他身子一僵,头转向队伍中的某处看到一双利剑眼,无奈地苦笑:“遇上一个爱护犊子的家伙真是痛苦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家宝贝碰不得。”武严传音给利眼的主人和这帮财主们进了城。

武家军并没有入城就驻扎在城门下,这孝兴县有史以来治安最好的一天,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连一到了晚上咆哮不停的凶兽们也乖乖闭上了嘴巴。

武严带着几个心腹进了城,叶心铃和玉初晴观望了片刻便又回了万宝楼,对面的迎福楼凭得热闹,只是没有身份的人今天根本进不了。

“你说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来剿匪了?”玉初晴站在万宝楼的顶楼护栏旁笑眯眯得盯着叶心铃,表情说不出得贼。

“该剿了。”叶心铃的回答让玉初晴有掐死她的冲动。这丫头也快十五了,怎么一点少女情怀都没有,就不能想得浪漫点?比如人家知道她在孝兴县受委屈了,专门带着大部队来给她出气把欺负她的那些人全都给灭了……

好吧,玉初晴承认自己想多了,但一位多金又帅气的小王爷向她求亲她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也太扯了。

玉初晴决定好好给这小丫头还没开开窍,讲讲什么是情情爱爱。

……这个……好像她也不太明白。一时间玉初晴纠结了。

“我给你选灵器吧”最后玉初晴烦闷地哼了一声,拉着她进了灵器库。叶心铃不明白,她怎么突然生气了?

玉初晴给叶心铃选了三件下品灵器,第一件是月色的薄纱衣。这件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月之华”是用西月冷纱织成的,是灵器中比较罕见的防御性灵器,别看它只有薄薄地一层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第二件是一对水莹色的耳环,圆形的宝珠十分漂亮,就好像流动的水光。

第三件是一只漂亮的玉簪,镂空的荷花花纹,配以荷花做装饰,这只玉簪使用的时候会变成一把三寸长的小玉剑。

玉初晴给她选这三件灵器可是费尽了心思。叶心铃穿得太过朴素,身上连件首饰都没有,女孩子就是要学会打扮,她不会就只有她这个朋友帮她考虑吧,这也算是开窍的第一步。

叶心铃再不会打扮也不至于把纱衣罩在棉布衣身上吧?

“你刚刚笑得很奸诈。”

“有吗?有吗?”玉初晴抵死不认。

“后天我生辰记得要来哦。”

“我会来的。”叶心铃买了些材料走出万宝楼时回头望了迎福楼一眼,这一望刚好看到武严站在窗沿对着她笑。

叶心铃笑着点头然后离开了,其实她心里有个荒诞的想法,武严之所以会来孝兴县剿匪是和小叔叔有关。

她还记得小叔叔临走前对她说过的话,他说:“无论你在哪里,小叔叔一直都在你身边。”

她望向城外,小叔叔你是否在那里呢?她似乎感觉到了他注视的目光。()。

石阡县人民医院
汝州市妇幼保健院
长治癫痫病治疗方法
浙江医牛皮癣医院
台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