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重生清宫宠妃 第四章 晨会立威

2019-10-12 21:4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清宫宠妃 第四章 晨会立威

“主子,前面好像堵住了,要不咱们绕道过去?”

小柱子看到前面围在一起的几人,当下询问道。

“想要踩本宫,也要看她们够不够资格。”说着,踩着花盆底鞋向着前面走去。后面的侍从,快步的小跟在后面。

“诸位姐姐可不可以让一下身子,妹妹还要给皇后娘娘请安呢!”说着,美目流转、顾盼生辉的样子,更觉艳丽非常。

“妹妹是给皇后娘娘请安,难道我们姐妹就不是给娘娘请安的?”说着,她一步一摇的走到桑梓的身边,看着她的脸庞嫉妒的说:“妹妹刚进宫,可要好好学学规矩,免得一不小心香消玉勋。”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呵,姐姐还真是关心妹妹,难道不知道好狗不挡道的道理?可见姐姐在宫里这么长时间,连规矩是何物都不知道。”论述嘴皮子,她自认不会输给别人。

“你……。”那位女子气的脸色发青,手指也随着她的动作指着桑梓的脸。

看她这么不知趣,桑梓咪了一下眼,直接抓住她的手指‘咔嚓’一声,她的手指应声而垂下。

看到她露出惊恐的神色,她扬着明媚的笑容,缓缓的向着她走去。

“不要……不要…再过来了。”看着笑容满面的桑梓,她就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一步步的往后退,就连手指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看到她的模样,她肆意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你们好歹也是皇上的女人,居然甘心当别人的棋子,本宫真不知道,你们是笨呢?还是愚蠢!”说完,她也懒得理会她们,款步向前走去,身后的奴才们吓得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这才赶紧跟了上去。

看到离开人的背影,身边的几个女子理也没理那个狼狈的姐妹,当下,就赶紧离开了。留下的那人愤怒的几乎想要杀人,可她唯独怕那个笑语晏晏的女子。

“你可来了,我们姐妹都在等你呢?”说着,她略带抱怨的,看了桑梓,好像她犯了多大的错似得。

“你们不用等我,难道我能不知道路吗?”

她好笑的看了那个单纯的少女。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姐妹可都是为了你,难道我们等你,还是我们错了?”那名女子听到桑梓不领她的情,当下一脸愤怒的说。

“你我相距三百米,你若有心,又怎会在这里拿话堵我?”她轻蔑的看了那个女子一眼。

“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人家就是想和两位姐姐,一起给你一个惊喜,结果反而被你误会。”说着,她的小脸上带着小女儿的抱怨,那种招人怜爱的样子,看的身旁的女子心疼的拉了拉她的手。

“桑梓,璇儿单纯,你就不要和她一般计较了。”其中一身浅青色碎花旗装的女子,出声道。

“既然如此,你们也要多加小心,免得这般天真下去,殃及无辜。”说着,她看着两个穿着旗装女子,转身离开。

看到她离开,那个单纯的少女有些伤心的,眨着自己的眼睛,等她低头的时候,眼里划过一丝狠色。身边的两个女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这才对视了一眼,向前走去。

“臣妾给姐姐请安,姐姐吉祥!”

看到走出来的皇后,皇贵妃走过来,捏着帕子轻轻的施了礼道。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说着,众人都捏着帕子行礼道。

“诸位妹妹平身。”上首的女子笑着轻声道。

“臣妾谢皇后(姐姐)娘娘!”

众人行过礼,就自觉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屋子里面总共有八张椅子,两张椅子中间有一张桌子,左右两边都是四张,可以说,这几张椅子就代表了她们的位份。

贵妃钮钴禄氏位份高,身份自是尊贵非常,故她坐在皇后右手边的榻上,这种高姿态,虽然刺激着皇后,可她也无能为力,只得默默忍受,毕竟她要装贤惠。

剩下的八张椅子,佟妃身为皇上的表姐,自然在左上方坐着,接着就是荣嫔,虽然诞下子嗣最后都夭折了,可她的位份也是最高的,自然有这个资格。

接下来,就是惠贵人,看到她的腹部凸起的地方,自然可以看得出,她现在身怀有孕,自然身份也比众人高了一分,居于左边第三个位子,也算是明智实归,剩下第四个位置,据说她为皇上诞下一个公主,这在无数皇子公主陨落的情况下,她也算的上有些手段,被皇上封为安贵人。

剩下西边的四个位置,作为没有主位的**,今年新选的四个贵人,自然有资格坐在上面,不过,现在这是在皇后的宫殿里,桑梓虽然知道,却没有动作,毕竟,皇后没有吩咐,她也不想强出头。

看到前面四个女子,皇后的心里就不痛快,特别是那张出众的容颜时,她知道,只要不是太蠢,**绝对有她的一个位置。

贵妃钮钴禄氏看着那张善装大度的人,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下面那个绝色女子,她可是调查了很久,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恭亲王看上的那个人,想到这里,她就轻蔑的看了皇后一眼,然后饶有兴趣的看向那个女子。

桑梓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贵妃钮钴禄氏的眼睛,只见她猛的对上自己的眼睛,接着就高兴的笑了起来,接着看向皇后:“皇后姐姐,四位妹妹还没有落座呢?”说着,她鄙视的看着皇后。

看到钮钴禄氏的挑衅,她的脸上有那么一瞬的僵硬,接着看向站在殿中央的四人:“你们几个坐下吧!”说着,脸上露出端庄的笑容,看的钮钴禄氏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听到皇后发话,桑梓自然也不和她们客气,当下行了一礼,就走到右上方的第一个位置上,至于她们心里想些什么,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皇后娘娘,臣妾有话要说。”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开口道。

“李庶妃,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皇后微笑着说,眼神不自觉的看向品着好茶的桑梓一眼。

“皇后娘娘,臣妾……臣妾…臣妾看到郭贵人,将珍妹妹的手指折断了。”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看得众人好不心酸。

“郭贵人将珍庶妃的手指折断,不知郭贵人有什么要说的?”

皇后微笑的说,她可是早就得到消息,趁着这个机会打压好好的打压一下她。

“是吗?臣妾从来不认识什么‘珍庶妃’,皇后娘娘是不是弄错了?”她轻声的说道,眼角含笑的看向那个打小报告的人。

看到桑梓的眼神,她的心里慌慌的,接着就看向皇后,心下稳定了一下心神:“皇后娘娘,臣妾没有说谎,就是她将珍妹妹的手指折断的。”说着,还妒忌的看向桑梓。

“是吗?你说本宫将那个…什么珍妹妹的手指弄断了,可有人看到?”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表演,微笑着说。

“皇后娘娘,臣妾看到了。”说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接着又有四个女子也指正道。

“郭贵人残害宫中姐妹,就罚……。”皇后听到那些人的话,当下就开始定罪。

“皇后娘娘也太武断了吧。”说着,她好笑的看了皇后一眼,接着放下手中的茶:“妹妹向来连一只飞蛾都不愿意踩到(那是嫌它恶心),没想到今日却被人诬陷。”说着,她看向钮咕噜贵妃:“皇后姐姐既然不相信妹妹,还请贵妃姐姐给妹妹做主。”说着,她起身给钮钴禄氏行了一礼。

猛然来了一个大转折,就连钮钴禄氏都愣了一下,接着她微笑着看着皇后说:“事情还没有查清,皇后姐姐不妨传珍庶妃问话,免得冤枉了郭妹妹。”说着,她微笑着看向桑梓。

听到钮钴禄氏插手,皇后虽然不乐意,但她也知道自己有些心急,当下就让人出去传珍庶妃,这个时候,钮钴禄氏也让人跟着一起去了。

等那位珍庶妃出现的时候,还没等她请安,就看到桑梓似笑非笑的眼神,当下就差一点冒出冷汗,最后,皇后问的时候,她只说,郭贵人根本就没有碰到自己,当时是自己太过紧张不小心折断了。

听到她的话,桑梓给了她一个识趣的眼神,接着,她就以受害者的名义,让皇后娘娘给自己一个公道。

皇后也知道,自己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徇私,只得让五个人禁足三个月,可是,对于这个不疼不痒的惩罚,自然无法让她满意,于是,就建议她们为皇上抄写经书。

最后,皇后算计不成却失了面子,于是,她将怒火瞄向桑梓下首的三个新封的贵人,最后以‘新人逾越’为理由,让她们三人禁足一个月,同时,还让内务府给她们送了几个奴才。

经过今日的晨会,她的名号在**中流传了出来,而她早上对珍庶妃做出的事情,自然有很多人看到

,虽然有人传她狠辣,可更多的则是佩服,这种欺负人家,还让人心甘情愿为她开脱,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看到她们感谢的目光,桑梓则是冷笑着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最后,还用手帕将手给擦了几下。钮钴禄贵妃则是发现,这次选秀遇到了一个明白人,等出了宫殿的时候,就邀请她去自己的宫殿,而桑梓也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就和她一同离去了。

殊不知,得到她们两人一起离开的消息,皇后气的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

深圳男科医院
舟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黄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深圳男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