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异世之女神争霸 443 老太太

2019-12-05 07:32: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之女神争霸 443 老太太

宝珠一边走在炸弹人的身边,一边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里直视着前方、嘴里自言自语,等他说完后,宝珠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在说什么,这么半天都一直在自言自语的,你是又生病了?还是刚才的病根本就没有好?还是又得上了一种说不好的怪病?”

就连走在炸弹人另一边的苏雅也说不上来炸弹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她知道也许是因为炸弹人的眼睛上涂抹了鉴别粉,所以他在很远处的前方看到了奇怪的现象,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可是回想起来苏雅的眼睛上也抹了鉴别粉了,所以她理所应当也可以在前方的那个炸弹人所说所指的地方看到奇怪的现象,但是现在苏雅的眼里什么也没有看到,她只看到他们三人身处在一片浓草密集、枝叶茂盛的地方,这个鬼地方确切来说它又应该算是个原始森林,而且这片森林中的树林、植物又实在比s苏雅以前见过的大得多。虽然穿过树叶之间的缝隙苏雅也可以看到稍微远的地方,可是她并没有看到炸弹人眼里看到的“奇怪现象”,所以一时之间她也愣住了,她也像宝珠那样怀疑起炸弹人的病一定是因为还没有好,或者是因为他着了魔,在不知不觉中又得上了另一种病。

事实上的炸弹人既不是着魔了,也不是又生病了,他的确在森林的前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而在这个现象中有一个奇怪的人。并且那个奇怪的人还在靠近一颗大草根叶下的石头处坐了下来,而那个怪人坐的地方就是他们三个人将要经过的地方。

炸弹人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那个怪人的身上,所以他也没跟宝珠较真,他只是一边关注着那个怪人的举动,一边再次对苏雅和宝珠说:“那个人就坐在前面不远处的长草叶下的石头旁边,一会儿你们就能看见他了……我的身体好着呢,我可没什么病,我也不是自言自语,至少我说的话有人听啊,你们两个不就是在听吗?”。

宝珠听不明白炸弹人在说什么。因为她毕竟不知道炸弹人有一件法宝可以辨别虚幻的假象。所以不管此时的炸弹人说什么,她都以为他在说梦话,就算她不觉得炸弹人在说梦话,她也会觉得炸弹人是个怪胎。一个凡人无法理解、满口胡言乱语的怪胎。

另一边的苏雅在顺着炸弹人的目光朝着前面望了许久。虽然她的眼里仍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不管怎么样,她了解炸弹人有什么样的本领,而他口中所指的又是什么。她终于开口对炸弹人说:“前面……有什么啊?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你又是怎么看到的?难道你的眼里产生了幻觉?”

炸弹人这才低头瞄向了走在自己身边一脸疑惑的苏雅并对她说:“因为我的眼睛上有鉴别粉,而你的眼睛上没有?”

苏雅听了炸弹人的话顿时一愣,在迟疑了一会儿后她再次对炸弹人说:“你不是给我了吗?我不是也抹了吗……除非那个不是?”

炸弹人听了苏雅的话后,只见他突然呲着牙回答苏雅说:“那个是鉴别粉,绝对没错,只不过……间隔的时间太长了,你眼睛上的鉴别粉失效了!”

苏雅听了炸弹人的话,这才“唏嘘”了一声,然后撇着嘴往前走,边走心里边想:“什么破魔法,这么快就失效了!”…

炸弹人看到苏雅扭过头去一副不悦的表情,还以为她会因此而不高兴,炸弹人便安慰她说:“我这儿还有呢,不行我再送你点儿!”

苏雅连忙说:“算了吧,我可不再要了,那样的话就得一会儿抹一下、一会儿一抹一下的,就算你不嫌费事,我也嫌费事,还是留着你自己慢慢地用吧,我要它可没有用!”

走在炸弹人另一边的宝珠听着炸弹人和自由之神说话,她只觉得他们真可谓是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正起劲儿,可是她听着他们这样你来我往地聊,关键是她怎么听也没听明白,尤其是当她认为炸弹人的“病还没好”,可是看起来很明显自由之神似乎知道炸弹人“病起的原因”,而这个原因炸弹人和自由之神似乎都了解是怎么个来龙去脉,现在仿佛是宝珠还处于“生病状态”,只有她还懵懵懂懂,不知道炸弹人和自由之神之间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宝珠终于再次忍不住在炸弹人和苏雅之间插了句嘴:“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明白?什么‘鉴别粉’?什么‘一会儿抹一下、一会儿抹一下’?什么意思?”

炸弹人和苏雅听了宝珠的话,这才停止了交流,然后苏雅对宝珠解释说:“是这样的,炸弹人有两种魔法粉,其中一种魔法粉叫做鉴别粉,而另一种魔法粉叫做伪装粉。如果把他的鉴别粉抹在眼睛上,他就可以鉴别出一切虚伪的假象,比如说如果前面有一个妖怪变成了石头,我们的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他的那双抹了鉴别粉的眼睛却可以看出来;而伪装粉的用途是将他变成拥有像我前面所说的那个妖怪的能力。这样的话,只要身上抹上了伪装粉以后,炸弹人想要变成什么就可以变成什么了。”

宝珠听着自由之神说到了这儿,她终于豁然开朗并明白了一切,当她得知真象后,只见她欣喜地朝着炸弹人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并对他说:“你还有这样的本领,真是厉害!”

受到了宝珠赞赏的炸弹人也面带笑容地回答她说:“小意思,小意思

!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另一边当苏雅听炸弹人文绉绉的回答她只觉得自己想吐。

可是还没等苏雅吐出来的时候,这三个人已经穿过了一片枝叶隐密的树杈之间,而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可以通过五、六个人行走的宽敞小路,当然,在这条小路的地上依然长满了小草,只不过这里的小草看起来都矮了许多,它们最高的也只是跃过膝盖,而这一片矮草的长度大概有两百多米。但是出了这片矮草的局限后,围绕在它们周围的依然是高大挺立的树木和枝叶巨大得像松树高矮的大草们。

当宝珠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她的浑身突然警惕了起来,她认为这一片矮草的形成与这片巨大枝叶的森林简直不成比例,所以她猜想这片矮草地应该是人为的。所以就在靠近这片矮草地的时候,宝珠已经悄悄地把腰刀拔了出来。

而炸弹人的武器必须是双手交叉才能创造出炸弹,所以当他靠近这片矮草的时候虽然他也觉得这里有些异常,但是他并没有准备武器,而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盯着围绕在这片矮草四周的任何动静,他也准备好一切只等着出手对付那些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的来临。…

而与此同时,不管炸弹人是否在正眼看着,他始终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距离自己十步远的一颗高高的茎叶下的一个人的身上。

其实那个人也没什么可怕的。

当宝珠和炸弹人见了她后都不由得这样想。

因为坐在那茎叶下石头座上的人只不过是一位六、七十岁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她悠闲地坐在那里并且还翘着二郞腿,她的头发已经花白了,但是头发上依然扎着一块灰色花料的头巾,她的脸蛋儿虽然是圆的,但是却爬满了皱纹,她的嘴唇上的褶皱也像勒紧了般,她的脸上虽然长满了老年斑,但是皮肤却显得很白净,尽管看起来她的身板弯了,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她的精神和身体都很好。但是在场的人仍然看不出这个老太太一身灰色花布的打扮到底意味着什么。此时这个老太太正双手抱着二郎腿,并且闭起了眼睛,好像在闭目养神般。

宝珠虽然并不畏惧面前的这个老太太,但是她仍然觉得这个老太太来历不简单,因为这里并不是和平的村庄,而是充满危机的“死亡游戏”,所以她认为藏在这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值得怀疑的。

而渐渐靠近老太太的炸弹人也提高了警惕、集中了精力,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就是刚才从天空的乌云彩霞中跳出来并落到地面上的那个人,炸弹人认为面前的这个老太太一定不简单,她出现在他们三个人的面前能是为了什么,很明显她的目的就是和她眼前的三个人有关系。

虽然宝珠和炸弹人还有苏雅与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已经走得很近了,但是说实话,宝珠与炸弹人并不想走上前跟她打招呼,他们甚至希望眼前的这个老太太继续闭目养神,或者只是视他们为空气,他们也不希望有意外的事情发生,所以在老太太睁开眼睛之前,他俩居然是不约而同地顺着老太太对面的长草叶向着矮草的尽头处走去。

也许是因为此时的宝珠和炸弹人心中的戒备已经提高到了顶点,所以他们两个完全没有注意到跟在他们身旁的苏雅,也就是自由之神,他们也猜不到当自由之神发现了眼前的老太太后,她到底是什么反应?(未完待续……)

443老太太。

443老太太,

安康市汉滨区中医医院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睾丸炎费用
汕头看妇科医院哪好
四川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