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武极玄道 第五章 夜探地宫紫寒中

2019-12-04 14:3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玄道 第五章 夜探地宫紫寒中

黑暗之中往往是人们最手足无措、惊慌恐惧的环境。伴随着远山上的隆隆雷声,天际似乎沉寂了下来,杳杳的看着此时人间发生的纷乱事情。

此时正在随着这块土地缓缓下落的阮梦柔脑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或是应该怎么去思考。

顿时在一片黑暗中,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这种感觉让阮梦柔好像感到了童年时父亲的手一般,有一丝丝的温馨与感动。阮梦柔情不自禁紧紧的抓住了这只大手。

“嘿嘿,阮姑娘。虽然我生得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是你这么握人家的手,人家是要收费的啊。”黑暗中传来了李寒清坏坏的声音。

“唰”

一根火折子被点燃,别看只有这么一点亮光但是顿时照亮了着漆黑的四周。亮光下见到的是小脸红扑扑的阮梦柔以及满脸坏笑的李寒清……

阮梦柔“呀”的一声放开了李寒清的手,然后低头看看自己脚下,才发现自己双脚踩在了很多包袱下。而再看看李寒清,正背着阮老五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原来刚刚李寒清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空心的地带,不知什么原因,他们从上面掉了下来。幸好李寒清眼疾手快,一手抓住了阮老五

,而后拿过了所有的包袱奋力的向地下扔去,为的是不让阮梦柔摔伤。

“那个…李…李公子,我们现在是在哪里?”阮梦柔小脸依旧红扑扑的说道。

李寒清缓缓转过头来,用火折子照着自己的脸故作着恐怖状的说道:“这是地狱……”

“啊!”阮梦柔一声大叫。

这声大叫没有吓到阮梦柔,反而是把李寒清吓了一跳,他有些尴尬的说道:“阮姑娘,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不至于吧,嘿嘿。”

阮梦柔拍着自己的胸脯,还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李公子,下次不能这么调皮了哦。”

李寒清点了点头然后笑道:“不过阮姑娘。我们没有到地狱,但是我们应该到了什么人的陵墓。”

阮梦柔向上看了看,发现上面除了天空中有几颗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了。自己想上去是没有什么可能了,然后对李寒清说道:“陵墓?李公子,我们怕是上不去了。现在该怎么?”

李寒清指着前面说道:“那里有个大门,我们去看看。上面至少有十几丈高,并且周围的墙壁都是光滑滑的。我们是上不去了。嘿嘿。”

阮梦柔有些不舍的看了看上面,然后又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地宫,但是面积不是很大,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只有分列在两侧的凤凰形墓室长明灯闪烁着几点零星的鬼火,阮梦柔打了一个冷颤随即和李寒清走到了前面。

走上前,李寒清只见得那个大门有些虚掩着,细细的观去只见得那是两扇深海碧玉所铸的大门,门上雕梁画栋的刻着两只栩栩如生的火凤凰。凤凰的眼神烁烁有神,仿佛能射出两道精光一般。凤凰身上氤氲着一丝丝的冰气。似乎在预示着什么黑暗与无情……

李寒清背着还在昏迷的阮老五对阮梦柔说道:“小柔柔你看这个陵墓的主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并且应该是个女性。”李寒清根据大门上的装饰判断到。

“嗯,李公子,现在我们只能从这里走出去吗?我感到这里的怨气似乎很重。”阮梦柔假装没听到李寒清刚刚所说的话,小脸红扑扑的问道。

李寒清点点头说道:“是的,咱们后面没有道路,上面也上不去,只好通过这个陵墓再穿出去。并且这个开口的方向和去‘盛鼎宗’的那个方向是相同的。所以,不要害怕了跟着我走吧。”李寒清看出了阮梦柔心中的担忧,所以想安慰她一下。

阮梦柔强打着精神说道:“我……我没有害怕,进去吧。”说完就先一步进去了……

李寒清摇了摇头,就进入了陵墓中。刚一进大门李寒清就被大殿中的金碧辉煌所吸引,陵墓的通道全部都是用黄金铺筑而成,并且在地上镶嵌着不同的珍珠碧玉,显得十分富贵。眼睛扫过的地方不是碧玉就是黄金。不知道这个陵墓的主人生前究竟又多么的风光。

“李公子,你看四周的墙壁上好像有画。”阮梦柔用手指了指说道。然后就独自一人走到那墙壁前仔细的观看起来。

李寒清此时觉得这个陵墓中好像有什么说不出的诡异。

“无知后辈,是谁让你们进入姬的陵墓中来的!快滚出去!”空荡荡的陵墓突然传出了一阵厉声言辞。

又是一股强大的璞术者之力,李寒清感到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于是上前说道:“嘿嘿,不知是哪路高人,小弟误闯入此地绝无恶意,望高人指点。”

话音刚落,突然从主墓室中现出一道zǐ色的光芒。

突然!zǐ色光芒一闪立刻来到了李寒清的面前,猛烈地向李寒清的胸口袭去……

“噗”

李寒清事先没有预料,所以来不及防备,被这团zǐ色的光芒猛烈的袭击到。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次真的不是李寒清算计好的,而是他真真实实的受伤了……

“李公子,你没事吧”阮梦柔见状马上跑了过来,随即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羊脂白玉的小盒子,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颗火红的小药丸,从盒子里拿出了药丸随即对李寒清道,“李公子,请你先服下这颗‘碧火丸’。保证自己鲜血不流失。”

李寒清看了看这个药丸又看看那个白玉的小盒子,用手擦了擦鲜血,咧嘴笑道:“阮姑娘好意心领了,只是这东西太贵重了,我没有钱支付。”

阮梦柔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刚要开口。就听见李寒清大声说:“带着五爷去那个角落里,快!”

阮梦柔一愣,随即就看到先前的那团zǐ色的光芒渐渐的舒展开来,缓缓的形成了一个身披甲胄的大将军形象。手执着长枪,双眼血红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李寒清,没有说什么……

阮梦柔上前微微有礼的一拜说道:“打扰将军,不过我三人真是无意冒犯。”

“轰”

那位将军长枪从上至下带有一股雷霆之势朝着阮梦柔劈了下来。

“铿”

电光火石之间,李寒清用食指和无名指夹住了那长枪的枪尖。而后大喝道:“阮姑娘,快带着五爷走。”随即就见李寒清双指更加奋力的夹住了枪尖,右手向前一探抓住了那将军胸前的甲胄而后奋力向前一抛,随即把那‘zǐ光将军’扔回去了陵墓主厅之中。

李寒清马上背起还在昏迷的阮老五,拉上有些吓傻了的阮梦柔奋力向外跑去。三步化作两步的来到了陵墓外,李寒清一把放下了他们,随即马上又转身进入了那个墓室。因为李寒清知道如果不解决这个“zǐ光将军”那么他们三人谁都走不了。

“咣”

一声闷响,墓室与外界想通的大门关闭了……

阮梦柔就这么痴痴的坐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李寒清再次就入了那个充满黑暗的未知之门,她不禁心中暗骂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一点点事情也帮不到别人。

这种自责的心思在阮梦柔的心中蔓延开来。也就是这时候,阮梦柔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的人生,出生豪门并且医术高超的她,开始觉得这个世上也有她办不到的事情,并且一些事情离自己这么遥远。但也在这个时候,她坚定了做一个悬壶济世的璞术者!

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一些人在怀疑自己后就开始怀疑人生后,自怨自艾甚至会自暴自弃;有的人就不同,她们在怀疑自己后会找到自己的不同,然后奋力一搏。这就叫差距!

阮梦柔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什么,一时间竟也有了一些思绪……

墓室门外……

“嘿嘿,小子,我‘断子绝孙指’的威力还不错吧!”李寒清看着眼前有些气喘吁吁的‘zǐ光将军’说道。

“嗷”

zǐ光将军有些哀怨的鸣叫了一声。霎时间zǐ光大现,他随即舞动长枪。那长枪夹带点点寒芒朝着李寒清狂攻过来。

看着眼前一阵阵的寒芒,李寒清一时间也不敢贸然前行,只好发动了“惊殇步法”化作一道鬼魅身影,先行逃离开来,才是上策!

脚下踩着惊殇步法的李寒清有自信能甩掉任何人,但他觉得身后还是又阵阵的寒星追着他。李寒清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身冷汗。他惊奇的发现那杆大枪马上就要和他的鼻子‘亲密接触’了。

李寒清没有想到这个非人非鬼的将军力量能力拔山河,同时速度还能和自己企及,真是太少见了。不行,自己要像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其制服。想到这里李寒清忽然眼前一亮,随即改变了飞奔的方向……

“嗯?阮叔你醒了。”阮梦柔看到阮老五醒过来马上关切的问道,“感觉身体怎么样?”

阮老五呵呵笑道:“阮小姐的医术真是高超,再恢复恢复就好了。嗯?这是哪里?李公子呢?”

阮梦柔将阮老五昏迷时的事情统统说了一遍,然后又急切的问道:“阮叔,您有方法打开这扇门吗?梦柔想进去帮帮李公子。”

阮老五看了看这扇大门,点了点头……

孩子中暑
宝宝发烧
宝宝发烧39度
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