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修罗战神 第一千零四章 八族聚集

2020-01-16 15:5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罗战神 第一千零四章 八族聚集

“不用猜就已经知道,肯定是你体内那神秘的力量,不过话説回来,那究竟是什么力量,居然一下子让我家xiǎo涵变得这样强,该不会有危险吧。”

刑决如同当初的李xiǎo涵一样,得知爱人实力变强后,在开心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心。

“刑决哥哥,老实説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觉得,现在的是我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

“这股力量很强,强到我不知道能不能够完全掌握,甚至怀疑,他是否已经超越了刑决哥哥的血脉之力。”

“听颖姐姐説,这股力量是我与生俱来的,它一直在我的体内潜藏着,并且压制住了我的天赋,如今他得到解放,我的天赋也随着解放,这才是本来的我。”

“可是”説到这里,李xiǎo涵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见状,刑决担忧的追问道。

“我不想瞒刑决哥哥,我感觉到,我现在所拥有的力量,还没有彻底的解放,甚至可以説,我现在所得到的力量,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李xiǎo涵有些忧虑。

“居然会这么强,这究竟是什么力量。”而听李xiǎo涵这样一説,刑决也是变得紧张起来。

“xiǎo涵,别怕,我想这不会是坏事,并且我相信你,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力量,你都可以掌握。”

沉思良久之后,刑决突然笑道,他虽仍在担心,但却不想让李xiǎo涵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何况连幽灵毒气他都没办法,面对李xiǎo涵体内那神秘的力量,他又能如何。

此时此刻,他能做的只是给李xiǎo涵信心,做精神上的鼓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至少眼下是这样。

“嗯,也许如颖姐姐所説,我将来可以开辟一个新的种族也説不定,嘻”

李xiǎo涵笑嘻嘻的笑着,她将全部告诉刑决,只是怕刑决有所猜疑。

实际上也是为了让刑决安心,所以就算心中有忧虑,她也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我的xiǎo涵一定可以,对了xiǎo涵,仙族这么多人突然到月族究竟何事。”

“另外,我刚才感受到了几股很强的气息,那既非月族也非仙族,是另一个很强的种族,月族最近有事发生么。”刑决追问道。

“这个啊,最近的确是有事情发生,并且是一件大事。”

“事实上不止是仙族,在仙族之前,远古八族的其他六族,都已经抵达了月族之中。”李xiǎo涵解释道。

“居然让远古八族齐聚于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要想到,如今圣域最强的八大势力,居然已经齐聚月族,刑决便知道已经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恶灵之体,刑决哥哥还记得么。”李xiǎo涵开口了。

“恶灵之体,难道和恶灵之体有关。”听得李xiǎo涵这样一説,刑决更是紧张万分。

恶灵之体是谁,刑决当然知道,那可是血妹,恶灵之体乃是血妹所化。

眼下让远古八族齐聚的事,居然与血妹有关,刑决怎能不紧张。

“是的,恶灵之体重新现世了,并且如今的它已不再是当初的它,所有人都觉得它这次现世,将会给圣域带来一场巨大的浩劫。”

“为了抵抗这场浩劫,唯有远古八族联手才能做到。”李xiǎo涵继续説道。

“那么,那恶灵之体究竟成长到了何种地步,它如今在哪里。”刑决焦急的问着。

“具体何种地步还不清楚,但血族已有数位高手死于它的手中,初步怀疑,可能已经迈入了修罗战圣。”

“至于它如今在何处也并不知晓,但只知道,它如今挑选下手的目标,尽是远古八族的dǐng尖高手,尤其是血族,如今损失惨重。”

“最主要的是,就在前段时间,血族接到了血魔的信函,血魔説很快就会让血族在圣域消失。”

“所以,血族才向其他七族求救,暗中制定对付恶灵之体和血魔的办法。”李xiǎo涵详细的解説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説如此短的时间内,血妹她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刑决心中暗暗盘算。

“xiǎo涵,这很可能是一场阴谋,血魔胆敢如此光明正大的通知血族,这説明他想让八族联合,他是故意设下的这个圈套,他是想将远古八族的所有强者一打尽。”

突然,刑决猛然抬头,凝重的提醒道。

他知道血脉提升实力的方法,那就是不断炼化强者的血液和修为,而眼下若是血妹已经成长到了修罗战圣,那么显然修罗战帝也无法满足于她。

所以,眼下血妹的目标,就是修罗战圣,而血魔为了成全血妹,便将主意打到了远古八帝的身上,这是一个陷阱。

“颖姐姐和为灯前辈也这么觉得,可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恶灵之体必须对付,晚一曰不如早一曰,否则后患无穷。”李xiǎo涵凝重的解释道。

“嗯,的确如此。”

刑决口中应下,但是心中却是忧虑万分,他现在真的是两面为难。

一面是颖姐姐,一面是血妹,这两方都不想受伤,可是他又不知该怎么阻止这场战争。

“啪。”

“你这贱人,居然厚颜无耻的勾引皇子,看我不打死你。”

可就在这时,下方突然传来一阵辱骂,而当看清下面的庆幸后,刑决与李xiǎo涵皆是一愣。

因为他们发现,下面此刻聚集着一群人,他们在围攻一名女子,而那女子刑决与李xiǎo涵皆是认识,那正是圣域盟府的弟子,月铃。

“我真的没有勾引皇子,我没有。”

此刻的月铃,早已没有当初在圣域盟府的威风和傲气,她的脸已被人掌得通红,甚至有些臃肿。

衣衫也是被撕得有些凌乱,露出一块块白皙的肌肤,她蜷缩在地上,两行泪水不断冲刷着脸庞,甚是凄惨。

“放屁,不是你勾引皇子,难道还是皇子勾引不成,你个不要脸的家伙,真以为在圣域盟府混个弟子的称号,就了不得了。”

“圣域盟府算个屁,不过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存在,你居然去那种不入流的地方做底子,真是丢光了我月族的脸。”

“你这个贱人简直不配做我月族人,最好赶紧给我滚出月族。”

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不断的辱骂着月铃,説话之间更是抡起手掌,再次朝着月铃那臃肿的脸颊扇去。

面对女子的耳光,月铃根本不敢闪躲,只能闭起双眼,等待将要降临的疼痛。

“啪”

一声脆响响起,月铃下意识的蜷缩了一下身体,可是那没能出现的疼痛感,却是让她甚感意外,而当其睁开双眼后,那种意外却更加浓郁。

此刻,在她的面前站着一名男子,正是这名男子接下了那女子的攻击,紧紧的抓住那女子的手腕。

并且在这名男子的身旁,还站着一名美丽的女子,而这对男女,不就是刑决和李xiǎo涵。

“你你是什么人。”

自己的攻击被人挡下,那名女子本极为愤怒,开口就要大骂,但当其看到刑决身旁的李xiǎo涵后,却是不由的萎靡了起来。

李xiǎo涵,如今月族的公主,乃是族长最亲近之人,更是月为灯前族长极看中之人。

如今在月族,问有谁敢得罪李xiǎo涵,恐怕没有一人,这位女子自然也是如此。

“我是什么人,我是圣域盟府的人,怎么,你好像很看不起圣域盟府的人。”

刑决面带冷笑,手掌微微一用力,那名女子顿时惨叫起来:“我没有,我没有,快放手,啊~~~~~~~~我的手,,。”

可尽管那名女子痛苦哀嚎,但刑决却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

他与月铃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毕竟同为盟府弟子,何况刑决最见不得的就是这般欺负人,并且还是欺负他认识之人。

“刑决,你在干什么,给我住手。”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怒吼,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气息更是从天而降,向刑决压迫而来。

“唰。”

只是奈何,刑决连身都未转,连头都未回,袖袍微微一挥,便将那股气息化解开来。

“皇子陛下,快快救我。”

而这一刻,那名女子也是满面委屈的哭诉起来,因为先前对刑决出手的正是月族皇子月星辰。

并且,此刻月星辰的身旁,还跟着七名年轻的男子。

他们各个衣着光鲜,眉清目秀,且气息不凡,没有一个是庸辈。

其中,还有那位仙族的皇子,很显然,这七人应该就是远古八族的另外七位皇子。

“刑决,你可真是色胆包天,光天化曰之下,居然敢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

“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你居然还是当着xiǎo涵妹妹的面做这种下流的事情。”

“xiǎo涵妹妹,我真替你委屈。”

月星辰从天而降,这次他没有动怒,反而是一副看戏的模样靠近过来。

“你的女人,你的女人胆敢打我盟府弟子,是不是该由你好好教训一下。”

见月星辰靠近,刑决手臂一挥,便将那名女子向月星辰甩去。

而月星辰也不客气,居然双臂一张,将那女子揽入怀中,先是一番亲昵的安危后,才扫视周围道:

“嗷,还以为是哪个人,原来是她。”

“这贱人勾引于我,我的女人教训她一番难道有错。”月星辰看向月铃的目光中,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尽是戏谑。

“我没有,我没有勾引过他,是他强行玷污了我。”月铃突然站起身来,满面泪水的指向月星辰,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国际部怎么样
澄海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云南治白癜风费用
温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