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补天道 三七四 乾坤扭转功名藏

2019-10-12 19:5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三七四 乾坤扭转功名藏

孟帅心中颇为晦气,一切都还算顺利,最后这一下没什么光彩,差diǎn被人凌空射成了筛子,连救苏醒都没用上的护身手串,白白浪费了一颗。

他是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运的,但真给他在茫茫无际中找到了皇帝。就是那天看到的冼正真和钟不平的大战,结束之后,冼正真就回去,接上了皇帝。

刚看到冼正真和皇帝在一起的时候,孟帅十分惊讶,不过很快就接受了事实——不接受怎么样,还能上去拆开他们么?然后他幸运的听到了一些对话,大概猜出了其中的原委。

对于皇帝,孟帅也不得不称赞一句,思路真的很开阔,连冼正真这条线都能搭得上,而且能拿得出令人心动的条件。即使是皇帝,能打动大荒这些弟子的本钱也不多,但皇帝就能想出一个,就是云端以上的界门。

冼正真虽然对皇家的事不感兴趣,但他无法抵抗界门的诱惑,因此答应了皇帝保护入京的祈求。两人约定好第二天从天而降。孟帅得知了计划之后,不打算跟在后面,而是绕到前面看有什么机会。

临走之前,孟帅问邹浩,到底为什么给自己报信。在邹浩偷袭孟帅的时候,用的就是只有闪光没有为力的寻常封印,分明只是吸引他到此,看一场好戏,然而邹浩是冼正真收下的弟子,与孟帅并无交集,何故要特地冒风险来通知他?

邹浩先还不答,临走的时候问了一句:“你知道百里先生吧?”

孟帅恍然,道:“希望到大荒还有见面的时候。”

冼正真和皇帝要从天而降,可不能从天上飞过去,直接钻入秘境,那非引起瞩目不可,他们也选择从龙木观下面绕过去。

孟帅也要选择这条路,但是他手脚必须更快,第一要进入龙木观,第二要先进入秘境。好在他有特殊的赶路方法,就是抄近路。只有他自己知道怎么从龙木观的水底直接钻进皇陵,飞快的进入秘境。

这段路途不近,孟帅紧赶慢赶,还是半夜才赶到。好在一到秘境,现自己走到了前头,于是藏在小楼中,等待两人到来。

等两人上来,基本上就是第二天早上了。显然冼正真不熟悉这里,竟然是皇帝带路。冼正真上了秘境,自然一心去研究界门,把皇帝撂在外面。

孟帅当时就有机会杀了皇帝,也不怕冼正真追来,杀完皇帝往水池里一跳,从空中落到城里去,冼正真还能抓得住?

但是这时邹浩也跟来,开始整理一件封印机,让孟帅改变了主意。

孟帅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件祥云模样的飞行机封,是给皇帝做坐骑的,冼正真不打算出面,正如牧之鹿猜测的一样,他要做螳螂捕蝉以后的黄雀。至于皇帝这只蝉的死活倒不在意,但出于对交易的尊重,这件机封倒是非常不错,宽敞舒适,防御力强,样子也够唬人,倘若不熟悉封印的,就算是高人也可能被吓住。

和邹浩打了个暗号,孟帅悄悄的钻进封印云底层,打算在最后时刻拆毁封印器。邹浩是不看好孟帅的动作的,好的封印器对其中封印都有极强的保护,不是谁想拆就能拆的。机封更远比器封精密,好的机封每一个封印都像齿轮一样咬在一起,还有防止拆毁的反制措施,一个不好甚至可能被反杀。

孟帅并不在意,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可以用来解释他的封印水平。像大型的机封限于境界他还做不出来,可是搞破坏绰绰有余。但问题是,搞完破坏要怎么脱身?让皇帝从众人眼前坠落,当然很爽,但是要把自己搭进去就不爽了。

所以他只好再次玩了一招架线,把蜘蛛丝一头绑在秘境的大树上,另外一头挂在自己脚上,一会儿下坠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反弹起来,再次飞出去。当然身形是免不了暴露,但只要脸不暴露就无所谓,让他们找人去吧。

不过自己钻入其中把线留在外面

,可算一大冒险,孟帅只得在开头一段用最细的蛛丝,细到透明,只是这样效果虽好,却怕提不起来。也是冼正真一心顾着界门,不怎么在乎皇帝,又有邹浩策应,竟给他混了过去。

皇帝从天而降,孟帅跟着降了下来,一切情况尽收眼底。他一面拆解那封印,一面判断什么时候砸锅最有效果。其实皇帝要求拿下王和胜的时候,孟帅就已经可以动手,不过在上面俯瞰众生的感觉挺爽,且一不做二不休,都到了这样的地步,还不选取最巧妙的时机砸场子?

等到后来皇帝差diǎn説出姜期的名字时,孟帅毫不犹豫的动手了,让他把那两个字説出来,死了都要遗祸无穷。

总之后来的事就如那么多人亲眼看见的一样,皇帝坠落,孟帅从中飞出。实际的效果还不错,皇帝死得太突然,孟帅又飞得快,再加上姿势是低头抱膝成球状,倒有一大半人没注意到他,注意到的一时也想不出是什么东西。

不过在空中飞的时候有diǎn意外,本来孟帅也没想直上直下,再弹回秘境去,那是给冼正真送菜,他只想弹得足够远,但后来大概是树上的蛛丝太细,结果半途断了,改变了他的飞行轨迹,一路连滚带爬的飞了十几里到了小谷。

要不是姜廷方及时认出了孟帅,他还真是要糟糕,即使没被射死,落入军营之中也可能被当做奸细就地正法,到时候一个改变天下命运的大手还没来得及载入史册,就糊里糊涂的被乱刀砍死,也算是一段奇谈。

这其中的经过涉及了一些隐私,但大面上没什么可背人的,孟帅总体上实话实説,反正这件事他花费不小,还指望姜家给报销。

最后孟帅道:“我离开的早,没看到结局如何。不知少帅脱险没有。”

姜廷方听了,露出赞赏神色,道:“很好,有勇有谋,果然英雄出少年。期儿你不用担心,他应该是被文宇接走了。马姑娘开始便不见了,説明他们人已经到了,先接走了马姑娘。只是一时没靠近期儿,现在应该已经收尾了。”

孟帅也是这么想的,心道:还真有高风亮节这种事?自己人不急着联络,先把友军带走,可真够意思的。

姜廷方起身道:“你这一下,至少值一个万户侯。”

要是别人听到这句承诺,自然心花怒放,但孟帅毫无感觉,他的根基不在俗世,别説万户侯,就是皇帝老儿给他也没用,但出于礼貌,道:“多谢大帅

姜廷方自然看出他并非真心欢喜,倒也不生气,道:“听文宇説,你要去大荒了,想必是在俗世的时间所剩无几了。有些可惜了,接下来这几年,乱世已到,正是风云际会,鱼跃龙门的时机,以你的资质和能力,在军中锻炼起来,封公封王,指日可待。”

孟帅一笑,道:“无论天下如何变化,只需一根定海神针,余者或珍珠、或砂砾,都是可有可无,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大帅如中流砥柱,属下没法借大帅的光,是属下的遗憾,不是大帅的遗憾。”

姜廷方哈哈大笑,道:“以你这张巧嘴,就算没有乱世也拦不住你升迁。也罢,你去大荒,也是需要很多东西,我叫人给你准备。这几年要打大仗,物资紧张,可是你要的东西都是俗世用不上的,姜家几十年的珍藏正好用到刀刃

孟帅也没有拒绝,若是拒绝了,反而是自己不近人情,要断了这门关系,毕竟兄长还在姜家,不是説就此一刀两断。当然要是到了五方世界,那就另外一説了。

姜期拍了拍他,道:“下去休息吧。等文宇他们回来,在中军帐给你庆功。虽然不好大肆宣扬,但是绝不能委屈了你这功臣。”

孟帅刚要回答,就听有人叫道:“孟帅。”

声音虽不洪亮,却十分清晰,宛然就在头dǐng,孟帅神色一变,仔细辨认了一下,道:“是……牧前辈么?”

姜廷方近在咫尺,却没听到这个声音,听到孟帅的话,也是皱眉,不自觉的往外看了一眼。

那声音继续道:“是我,跟我出来。”

孟帅迟疑了一下,道:“大帅,大荒来的前辈叫我出去。”

姜廷方道:“那你就出去,走,咱们出去。”

从大帐走出,就见一只大鸟在上方盘桓,弓箭手虽然瞄准,却不在射程之内。姜廷方挥手止住。

一个人从大鸟上下来,正是牧之鹿,对孟帅道:“你果然在这里。跟我走吧,我们正要开会商量下一轮升土大会的事,跟我去听着吧。”

孟帅对姜廷方道:“那我先告罪了。”

姜廷方笑道:“快去吧。”

牧之鹿一拉孟帅,带着他往天上飞去。姜廷方在下面看着他们离开,神色自若。

过了一会儿,一个探哨回来,道:“大帅,那边动了。”

姜廷方道:“哦,终于动了,很好。全军开拔,迂回到前面,给我那老朋友龙城一个惊喜。”

鹰潭治疗男科费用
哈尔滨治疗妇科费用
濮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鹰潭治疗男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