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圣衍乾坤 第十八章 苦逼的段渊

2020-01-16 15:01: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衍乾坤 第十八章 苦逼的段渊

黑色的羽毛入木三分,几乎要将其截断!

段渊瞳孔一缩,咽了咽口水,“好锋利!”

段渊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锋利,只觉得在砍向树木的一瞬间,就像是在砍一块普普通通的豆腐一般顺利。

黑色的羽毛真的非常轻,原本段渊以为可以微微刺入就发出惊人了,但是结果出乎意料,超出了段渊的想象。

握了握手中的黑色羽毛,段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而后将其从树木中拔出来,丝毫不费力。就像是劈砍时一般,透过那道细小的裂缝,可以看到劈砍处异常平整。

回过神来,段渊仔细打量着手中黑色羽毛。拿在在手里晃了晃,对着虚空一划。

没有丝毫的空气阻力传来,刃口出似乎带着一股莫名的力量,竟然可以将阻力忽略。

非常神奇,以前段渊也是有一把小刀,不过可惜在那次经历后,段渊不知道自己的小刀在哪里。或许在垃圾堆中,又或许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而那个时候段渊也是挥舞过小刀,虽然小刀很小,但是挥舞的时候还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阻力阻挡着。

回过神来,段渊好奇心大起,对着附近的断木挥砍,而后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细小的痕迹。

有的直接断裂,段渊愈发觉得这羽毛的可怕。这绝对可以位列强大兵器范围!

段渊停下来,看向手中散发着幽光羽毛。上面似乎有黑色的纹路,如果不仔细辨认,或许还发现不了。

“黑色的纹路?”段渊好奇地**上面的纹路,顿时间长一股寒意袭来,使得他手微微一缩。

“冷!”

真的好冷,段渊感觉就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寒冰包围,四周不断传来冰冷刺骨的寒意。

随即心中幻想着黑鹰的羽毛,顿时段渊的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段渊陷入了思考,目光时不时看向手中的羽毛。

嘴里喃喃自语,“黑鹰怎么会无缘无故脱落下一根羽毛?还有为什么这根羽毛会在这里?好像被什么动过!”

看了看似乎被打磨过的羽毛,段渊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边?”

随后向着四周不断打量,顿时除了那无边的树木,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但是此刻段渊却是感觉被什么盯住,如同在黑暗中有一头洪荒猛兽打量着自己!

打了一个寒战,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不好,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面对鬼物的追踪,时时刻刻不面对那未知存在的惦记。

段渊感到不妙的情绪袭来,“谁!出来!”

段渊想要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双腿还是不住的打颤。

四周一片死寂,没有声音传来。

但是此刻段渊的心中却是更加冰寒,这意味着什么?段渊非常清楚自己可能成为某种存在试验品,其中自己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段渊丝毫不清楚。

良久,段渊就这样呆呆地傻站着,手里拿着一根看起来似乎剑的羽毛,对着虚空中某处地方。

段渊愈发感到寒意,而后看到四周没有什么动静,随即段渊又是感到是自己多心了。

擦了擦额头湿出的冷汗,段渊知道觉得自己太过于警惕。

“或许是我感觉错了?”段渊不敢确定,而后看向四周,见到真的没有什么不对劲,额,除了那血淋淋的蛇头,不过段渊只是看了看就没有兴趣。

但是他的心底还是有一股寒意挥之不去,抬头看了看太阳,可以看到太阳已经完全升起。

“时间不早了!”段渊如此说道,随即又是握住黑色羽毛。

段渊打算带走这根羽毛,不说其他,就是遇到什么危险也可以以此对敌,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拿起地上的袋子,随即段渊不在这里久留,身影缓缓消失在树荫下。很快不见他的踪影,只有蛇头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狰狞的蛇眼凝视前方,时时刻刻不透露着一股狰狞!

至于古木上的果实,虽然段渊承认自己非常想得到,但是别说此刻的自己,估计就算是未来要爬上古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身影段渊只好放弃这些看近在眼前灵物,其实当看到黑色羽毛的时候,段渊其实想要将古木砍倒,不过看了看自己瘦小的胳膊,在与那粗大无比的古木对比,还是算了。

估计这样不要说可不可以砍倒,就算是可以段渊也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所以段渊只是想了想,于是就放弃这种念头。

………………

浓密的灌木丛中,一道黑色幽光一闪而逝,随即不断有树枝被切断。

段渊从其中走了出来,手中握住着一根看起来像间的羽毛。隐约间有一种寒意弥漫,还有一种威压压迫着四周。

段渊的目光凝视远处,随即眼神一亮,但是其中又有一丝无奈。

只见在他的视野中,一颗古木屹立。段渊已经可以看出,这里的树木的直径几乎不低于两米,有的更是数十人怀抱都不一定可以抱住。

高度几乎都在百米外,使得段渊感觉到了一股诡异。段渊记得自己的小屋子四周虽然有树木环绕,但是也没有那么大,而且他逐渐发现越是往前面走,其实就是向着远离屋子的方向走,四周的树木就会越来越大。

而且还有一种种奇异的东西出现,就比如之前遇到的巨蛇,还有那不知名的巨鹰。

就像是回归到了远古时代,使得段渊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在看看段渊的袋子,里面除了一些翠绿色果实外,其余的果实都被段渊吃了。

段渊好奇地打量这颗巨大的古木,在它的四周扫视,似乎在寻找什么。

“应该会有吧!”

段渊不确定地说道,而后身体已经向着那里而去,段渊心里想的,依照这颗古木的体型,应该会有吧!

围绕着古木走了一圈,古木的树皮真的很厚,而且其坚硬程度几乎与石头有的一拼。

“咦!在这里!”

段渊欣喜地说道,而后双手匍匐在树干上,树皮的粗糙使得段渊感觉手心有些痒。

段渊挥起手中的羽毛,向着四周的杂草而去。空中似乎有着莫名的威压,一闪而逝,随即四周的杂草被段渊清理。

腾出一片空旷的地带,段渊的视线落在古木的树干。只见在树干下,有一株看起来与蘑菇差不多的植物,看不见它的根,段渊想来这种东西应该是寄生在古木上的。

足足有着人头一般大小,颜色为与树干差不多的颜色,段渊想来应该为了保护自己而进化出来的保护色。

就是那种花纹也与树干的纹路差不多,如果不是思想辨认,一定会将之忽略。

所以在寻找这种东西时候,段渊是非常自信。有的时候几乎连灵识都使用出来,虽然这样做感觉有些大材小用,但是段渊的经验真的是没的说。

简直是一张白纸,段渊想到如果不是灵识,自己可能被饿死了。

随后段渊吸取了教训,灵识毕竟不能长时间使用。一般一次可以维持五分钟,在多就会感到灵魂的阵阵疲惫。

而要恢复过来,所需要的时间就是一动不动待上一个时辰,而段渊显然不能待在原地不动,所以需要的时间就会达到了两个时辰。

所以灵识虽然好用,但是也是在可以提供足够条件下。

渐渐地段渊知道这种东西一般生长在高大的古木上,也就是说一般都树木是没有,至于原因,段渊猜测。

可能是因为树木的体型,高大的树木对于这种东西生长就更加有利。而且段渊还发现这种东西其实与古木有着一种共生的关系,要不然被这种东西寄生,古木虽然不至于倒塌,但是绝对不会生长的很高。

可能会被其吸干精华而死去。

显然结果不是这样,段渊猜测可能这种东西也为古木提供着某种东西。

至于是什么,段渊表示如果有时间,或许会仔细研究一下。这种情况下段渊的状态显然不适合这种研究,当然有时间的话他也不会介意化身为研究狂魔。

所以之后段渊也是有目标的寻找这种符合的古木,当然虽然这里古木不少,但是符合条件的还真的不多。

段渊可不是无聊地寻找这种东西,因为这种类似于蘑菇的东西可以成为段渊的口粮。

不过段渊却是不怎么喜欢这种东西,至于理由,等一下就知道了。

“嗯!好大!”段渊敢保证这绝对他遇到的最大的蘑菇形奇异植物。

看起来问道不错,却是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出奇。除了看起来乖宝宝的,其实其中水分很多。

还有那鼓鼓的,似乎非常饱满。

段渊知道其中是什么样子,随即段渊也不犹豫,因为他的肚子已经出来警报。

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随手用羽毛在其上划开一道切口,随即将羽毛放下,而后双手成撕裂状,将硕大的蘑菇形灵物撕开。

随即一股淡淡的幽香飘然而出,段渊鼻子动了动,而后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

心里暗道,“当初就是被这种香味骗了!”

呈现出两半的不知名灵物其肉却是白色,晶莹剔透,看着就觉得非常美味。

强忍着将之销毁的冲动,段渊一点点将外层的皮剥开。随即将这变色的果肉完整的掏出,在用羽毛小心翼翼的分割几块。

入口,并没有与之幽香相匹配甘甜。

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段渊撇撇嘴,而后抱怨道,“好苦!”

就像是没有成熟的果实,不!没有成熟的果实还勉强入口,但是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于苦涩。

酸甜苦辣,段渊感觉这就是苦的真是写照!

强忍将之吐出冲动,段渊告诫自己食物来之不易,绝对不能这么做。冥冥之中似乎有莫名的声音回荡,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辛苦个屁,真的是太难了!

不仅仅如此,入口时还有一种麻醉感觉自口腔中传来,使得他感到舌头似乎被无数只蚂蚁踩踏。

其实段渊不知道的是,这种不知名的东西名为苦茹,不仅仅是因为其苦涩无比,还是因为其蕴含了一些毒素。

普通的修士就是吃一口,估计也要在床上躺几天。普通人一但入腹,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

但是段渊的体质似乎有些特殊,竟然无视了这种毒素。不过嘴里那种麻痹还是使得段渊眉头一皱,他不知道这是一种毒素,而段渊也没有往毒素这种方面想。

其实也是意料之中,虽然这种东西稀少,但是在这森林中有着无数的昆虫,还有着古古怪怪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其身具毒素恐怕早就灭绝了。

段渊压下心中的碎碎念,虽然这种东西非常难吃,但是也是有好处。

像这种东西,寄生在古木上。无时无刻不吸收着古木的养料,还有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使得其蕴含了一些灵气。

不过因为毒素关系,所以虽然苦茹为灵物,但是也没有多少生灵敢直接吞服。想段渊这种情况也是因为其阅历太低。

心神沉入体内,感知了那没入身体白色果肉,还有那不断逸散而出的灵气。

段渊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孟津县公疗医院预约挂号
洪泽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南通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珠海哪好
分享到: